图书馆
   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书香校园>>正文
为雨写祭
2015-06-04 22:16 赵彧  审核人:

为雨写祭

       -----写给越走越远的我们

清晨的窗扉轻粘昨夜的细雨,清浅的绿窗上依稀映出你的单薄的剪影。推开窗,让湿润的气息弥漫进来。雨渐渐停了,周围好像氤氲开了一层淡淡的水雾,站在窄窄的阳台上,恰好能看见蓝白相间的图书馆在这迷雾的雨雾里沉浮。在校园里慢慢游走着,花花草草浸泡过雨水后似乎连颜色都变得新鲜了。茂盛的香樟水衫,青青浅浅的草地,就连高高盛开在枝头的紫薇花,也似乎变得热闹了起来。空气中游离着的细细的雨丝,像是从遥远的天际飘来,夹杂着细小的光尘,带着绵长的悲哀。仿佛是有轻微的雨滴落入眼中。莫名的酸楚从鼻翼洇染开,像是淡淡的雾气从眼中升腾,周围一切似乎都渐渐模糊了。

我们都已单独的个体存在,存在在这如流沙般涌动而又冷漠的社会里,或强大,或渺小。我们都曾怀揣有梦想,或是宏伟蓝图,或如浮光泡影。但我们都为此多多少少的努力着,最终,这些微弱的努力却消失在这世间的缝隙里。吞没在浓稠的黑暗里。

时间的光影略过每个人的头顶,在指针的阴影里不断衍生出失望与希望,周而复始。我们就在这阴影里悄无声息的生活,或追赶他,或受它驱使。在时间的转盘上,我们就像这看似不动的指针,分分秒秒推着你往前,由不得你拒绝。或许就在那不经意间,你突然发现你已经改变了你自己,脱离了原来的位置。

时间真是一件奇妙的东西,轻而易举的改变了周围的一切。无论是喜悦还是悲伤,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冲淡。无论当时是怎样的心高气傲不可一世,到最后,都随着时间悄然平复。就像你不清楚有些人在什么时候已悄悄淡出你的视野,而又有谁悄无声息的占据了你心里最重要的位置,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必然,不要永远觉得你是多么的不可或缺。

我们总是单独的形式生活着,被感情以及其他东西紧密的联系在一起。而感情本来就是一种虚无的东西,在时间的发酵中,你看不懂是什么时候两个人开始有了隔阂,渐渐言不由衷,话不投机,最终针锋相对。或许,那种变化细微到连你自己都不能觉察到,只是突然发现好久好久没有做下来说会儿话,或是好久好久都没有一起出去走走。时间是潭水,情感就在这水中蛰伏着,在看似平静的湖面下,却早已波涛汹涌。时间对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,在失去的同时也得到了很多,但人总是在意失去了多少,所以那些得到的,却显得那么的微不足到。

感情这东西就同瓷器,经不起丝毫碰撞。一旦之间有过争执,即使最后归于平静,心中也难免会留下伤疤。只是每个人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,没有人会在意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,也不会感觉到我们之间的变化。那种变化似乎是很微妙的,微妙到连我们有时也会感觉不到。那种变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只是感觉好久没有一起做下来聊聊,没有一起吃饭,没有一起逛街了。实在觉得有必要向对方说写什么,却又对上一张冷漠的脸。我们就这样跌跌撞撞走来,却又对感情修修补补。有谁会在意到那件瓷器上已经有了裂痕,细微的纹路如血脉般在瓷器上弥漫延展开来,时间久了,破碎已成了一种必然。

但我们似乎也是极为矛盾的,你也只有在孤单的时候才会想到我,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不加修饰的作用。

多年以后,我们都以为之间的感情早已根深蒂固,以为经历过风雨后变以为在此次心中确立了不可替代的地位。即使有过争吵也不过是相互缄默,彼此生气却又会彼此挂念,偶尔遇见,却像是忘记了之间的隔阂,相视一笑,仇怨泯灭。多年以来,我们各自寻着各自的路走来,曾经的关注和在乎也慢慢地变得心不由衷,导向成了一种客套。曾经的妥协和信任也逐渐的消失在时间的缝隙里,你的霸道如我的不服气般在我们的世界里势均力敌。你不懂我,正如你说过的我不懂你。相互间说过,我们永远是朋友,也只成了一种冷漠的安慰,曾经有那么多煽情的话,现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

雨渐渐大了,就连雨滴敲打玻璃的节奏似乎细密了起来。对面屋顶上生出的瓦菲也了挺直了鲜嫰腰杆。我想起放屋檐下的花,枯萎的茎快要朽空了,但浸泡在泥水里的根却萌生出悄悄的芽。

我想起原来撑着伞的我们,就像是躲在翅膀下的鸵鸟。你不是说过,你最喜欢下雨天吗?

像是翻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写的东西,对于文字我依然有很强的归属感,只是我回忆不出当时是怀着一种怎样心情写下那些无处倾诉的话。此时的自己偶尔也会嘲笑当时自己的浅薄,而当时的我又何尝不是期盼着早点长大呢?时间真是一件奇妙的东西,他能轻而易举的改变很多东西,一直以来你都以站在云端的姿态放纵着你的幸福,我却以最卑微的存在见证你们的生命。你的幸福路人皆知,我的悲伤无处行走。曾经以为彼此最了解对方了,便把最好的关注和在乎给予对方,但现在,你却毫不犹豫的把我推出你的世界,说过的永远,原来是这么的不堪一击。

但我们曾经是那么的在乎彼此。曾经都以为只要彼此用心坚持就终会守的云开见明月,后来才发现所有的坚守都失去了意义。平静与微笑在脸上凝结成一副冰冷的表情,隐藏在底下的悲伤与落寞你永远都不会懂。你的心如气候变换,连言语都像是受了风寒,不是谁离开了谁就活不了,只是需要用时间来改变一些习惯。而我也只能作为一个路人,以陌生的姿态观望你的生活,花开花落,缘聚缘散,我认真,你随意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关闭窗口
   
  参考咨询 更多>>
· 为雨写祭  
· 何妨惜缘且追梦  
· 回首梦惜缘  
· 几年离索,一纸缘  
· 幸福彼岸 寻缘逐梦  
  常见问题 更多>>
· 为雨写祭   2015/06/04
· 何妨惜缘且追梦   2015/06/04
· 回首梦惜缘   2015/06/04
· 几年离索,一纸缘   2015/06/04
· 幸福彼岸 寻缘逐梦   2015/06/04
  网站导航
学校首页 | 机械工程学院
文学院 | 电气工程学院
paperity | PQDT Open
自然通讯 | 国家精品课资源网
 
 
 网站地图 | 联系我们 | 网站导航 

陕西理工大学图书馆  地址: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东一环路一号
邮编:723001